锦鲤附身的工程师

讨厌肖战,喜欢沧月墨香铜臭,天官赐福内心耽美No.1!!!

卡世界bug


世界偶发bug:画手一不画自己挨打的图,就会被凭空出现的机器人按住揍屁股⁽⁽ଘ( ˙꒳˙ )ଓ⁾⁾ 

心心看见隔壁纯净水被打得哭唧唧,对着镜子肿着发亮的屁股画画,心生羡慕。于是努力学习画画,终于触发了这个世界bug  (*/ω\*) 

待板子上身,心心才知挨打的感觉和自己意淫完全不一样!没挨几下心心就后悔了,赶紧照着镜子画自己挨打。奈何学习刚刚起步,技术不到家,身后的板子怎么也停不下来,悔之晚矣(´థ౪థ)σ 

等工程师下班回家,就听见此起彼伏的板子声,还有水和心心嘤嘤嘤的讨饶声!!!∑(°Д°ノ)ノ 

心心因为绘画技术不到家,一天下来屁股被打得青紫,放弃治疗的心心崩溃大哭,觉得自己吃饱了撑得触发什么世界bug  (っ╥╯﹏╰╥c) 

板子一直持续到午夜12点,世界buf终于被修正,此时,屁股肿成苹果的纯净水已经完成七八幅自己光着肿屁股挨打的大作。“潜力果然都是逼出来的,下次画不出画,也可以这样试试?”看着自己的大作,水有些得意,觉得自己找到了提高工作效率的诀窍。✌︎( ᐛ )✌︎ 

挨了打的心心屁股痛得紧,白嫩的小手在抹了正红花油的熟桃子上揉来揉去,有了药油的加持,心心屁股红热得厉害。“呜呜X﹏X,我再也不瞎折腾了”,心心光着油pp趴在床上哀嚎 థ౪థ 

第二天,心心又听见隔壁的隔壁jones触发世界新bug,被发刷一下下拍打着肿得透亮的屁股,哭求声甚是响亮。心心又馋了,很快,公寓中又响起新一轮此起彼伏发刷着肉的声音(๑•̌.•̑๑)ˀ̣ˀ̣


本文主人公:

心心=@彤心 

饮用水+jones= @可食用史莱姆 

嗷嗷嗷,收到礼物啦ヾ(@^▽^@)ノ 

谢谢红桃子的妖妖,按照自己屁股的颜色为我挑的色号(*/ω\*) 真好看,特别能显出我做主的气场!

就是卡片内容不太对,想挨揍的明明就是妖妖嘛@横行霸道的妖王  别急,今晚上我就满足你,让你感受感受我温暖的巴掌٩۹(๑•̀ω•́ ๑)۶

尼尔篇 03

我真的发不出来了,全文见社(ó﹏ò。)区……


收到小妖@谙华 的礼物简直感动得泪流满面(இωஇ ) 真的好用心!!画也好棒!(挨打的小工换成小妖就完美了!!)


嗷嗷嗷嗷嗷嗷嗷,锦鲤太开心了!!!ヾ(@^▽^@)ノ  抓过小妖亲亲抱抱拍拍举高高!!

我和顶头上司长评(番外)

祝义延学成归来,开办了自己的公司,程悦在自家公司办公,带娃工作调戏老攻简直得心应手。 

考虑到社会上还有很多像程悦这样的Omega人才,也为了给悦哥更舒适的生活空间,待公司稳定下来,祝义延再招实习生时招了个Omega实习生进公司跟着打下手。这个叫雪绛的Omega实习生天赋非常好,又和曾经的悦哥一样爱熬夜喝酒,祝义延琢磨着悦哥没什么Omega朋友,就安排雪绛到悦哥手下作伴。  

雪绛也没辜负祝义延的苦心,做事干脆利落的他,甚得程悦欢心,很快两人关系就越发好起来。对于雪绛而言,悦哥已是亦师亦友。 

十一节刚过,悦哥就发现雪绛走路姿势有些不对劲,用心去看,雪绛每次坐下时都有点小心翼翼,在sp圈混久了的悦哥怎能看不出是怎么回事? 

“十一过得怎么样?“悦哥拿着咖啡走向工位,顺便和徒弟打个招呼。 

“唔……不太好,没出门。“雪绛抬头答话,挺腰时,不小心牵动身下的肌肉,不由得吸了口气。“在家呆了几天。“ 

“屁股疼,没出去门?怎么你老公对你不好?“程悦有些关切,怕自己的徒弟被欺负了。 

“也不是啦,虽然疼但是还挺爽的,唉,我这有点玩过头了。“雪绛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想想悦哥能看出来,说不定也是同道中人,就也放开了。 

“那就好,快干活吧!闹归闹,要是耽误工作,你就小心点!“程悦放下心,督促两句就埋头搞自己的作品了。 

程悦放下心踏踏实实工作,雪绛心里却有点毛毛的,再加上屁股红肿,坐下还有些痛,放假回来第一天,雪绛无论如何也进入不了工作状态。 

不在状态的雪绛一个上午连犯三个低级错误毫不意外地惹怒了悦哥,悦哥见教育了半天还不奏效,火气也上来了,想着对付这小子还是得棍棒教育,拍着桌子勒令雪绛趴过去。 

“悦哥,悦哥您要干嘛?您消消气啊!“雪绛国庆期间就挨了数顿打,当然知道悦哥在想什么,涨红了脸颊脸色求饶。“我错了,悦哥别动手啊!“ 

“快点!别逼我动手!“悦哥声色俱厉,拿起绘图尺点了点桌子。 

雪绛见没有回环余地,也只能乖乖在桌上趴好。“裤子也褪了。“ 

什么???我还要不要脸了?雪绛惊呆了,小心回头看了眼一脸严肃的悦哥,怂怂地把裤子拽到腿根,露出还有点泛紫的两瓣肉丘。屁股上的凉意刺激得雪绛脸更红了。 

程悦平时diy次数更多些,自己又是重度,看着雪绛身上的伤更觉得为了这么点小伤就不好好工作,以后要面对那么残酷的社会,怎么能独挡一面?
 
于是悦哥扬起绘图尺重重拍在雪绛欠揍的屁股上。“嗷!!!“人脆瘾又大的雪绛屁股还带着伤,悦哥又没收力,这下好,新伤旧伤一同发作疼得雪绛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“呜呜,疼,悦哥,悦哥轻点啊!“ 

“啪啪!“悦哥照着肉厚的臀峰继续下手,“轻点你能记住?一天说了你几次都记不住,偏得我动手吗?!“尺子又重又急,雪绛趴在办公桌上翘着屁股乱晃,终于在打过二十来下时忍不住用手挡住屁股不让悦哥再打。雪绛又羞又痛,小脸涨得与屁股一般红,他捂着屁股闪着泪眼扭头求饶“真的,真的受不了了,悦哥饶了我吧,太疼了,我知道错了,一定好好工作!“ 

看着雪绛红着屁股泪眼婆娑地打保票,饶是悦哥心狠也下不去手了,但教训必须给,余光扫过儿童用品,悦哥想起自己怀孕时祝义延的教训,心里有了计较。 

于是悦哥拿起画板放在办公桌上,“你说你保证不再犯,空口白牙不能做数,你把你挨打的样子画下来,在旁边写上挨打原因,我认为画得写实咱们今天就翻篇,画不好,今天就一直打到下班,然后明天继续画。”悦哥看着一脸震惊的雪绛,满足感油然而生,恶趣味果然令人开心。 

被恶趣味震惊到的雪绛就没那么开心了,被上司+老师这样责罚,雪绛已经可以用脚趾扣出城堡。尤其当雪绛拿起笔,翘着肿胀的桃子思考在哪里落笔时,悦哥的巴掌打在光裸的屁股上,雪绛羞得脖子都红了。“别,别用巴掌啊!“ 

“那我换回尺子好了!“ 雪绛听了,急忙将尺子抢走压在身下,要是按刚刚那样继续打,怕是下辈子都得趴在这里了! 

“我不说话了,我好好画画!“雪绛不敢再反对,伴随着巴掌声哼哼唧唧扭着腰躲着巴掌流着泪画画。程悦打得不重,可是雪绛屁股挨的打太多,回锅回锅再回锅,不动都疼,是以程悦没费什么力气就让雪绛在羞痛中达到教育效果。 

待悦哥手都红了,巴掌挨了不少雪绛终于红着脸上交了画作。悦哥拿着画用专业水准给出评价“人物比例画得很好,但屁股这里的颜色不对,你回头看看,你的屁股颜色还要在深一些,脸红也没画出来,不合格,再去改!“说罢一巴掌拍上油桃般红润发亮的双丘,惹得桃儿上下颤动。 

“嗷……呜呜呜呜……我这就改!”


/*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*/
此文为我和我的顶头上司的长评,赠@桐屿TongYu ,祝大大天天红pp٩۹(๑•̀ω•́ ๑)۶

黑暗时刻05

冯安离开休息室不久,打猭手也带走了刘睿明,刘睿明被带进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,被迫换上赤色汉服,其实那衣服也不是汉服,只是做了个样子罢了,外袍长不都到大猭腿,刘睿明穿上,下猭身完全是挂空挡。在这里刘睿明是个小倌,因为服侍不周被金主用皮鞭一下下抽打着屁猭股。 

刘睿明按照吩咐乖巧地跪坐在木地板上,眉头因疼痛颦在一起,皮鞭不重,是调猭教专用的,再用力,也只是打出一条红痕。刘睿明不敢乱动,疼得紧了,也只能耸耸肩,嘴里“斯哈“哼唧几声,然后软着求饶说知道错了。 

坐在上猭位的金主对此不太不满意,“这么看不起我金某人,就这样轻飘飘打几下就能过去了?“ 

“瞧您说的,这哪能啊!“一旁的妈妈赶紧给打猭手使眼色。短衫的打猭手得令立刻将皮鞭换成一指厚两指宽的杉木戒尺,打猭手拉起刘睿明,令他跪直身子,一手刘睿明的掀开外袍,露出带着鞭痕的肉猭丘,扬起戒尺用力拍上去。 

“啊!!!!不,别打了,我知道错了!啊!“戒尺的威力比皮鞭大了太多,打猭手又加了力,刘睿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双手紧紧护住屁猭股不让再打,哭求道:“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!我知道错了,真的太疼了!“ 

“妈妈这调猭教得还不到位啊!“金主扇着扇子催促接着教训。 

“平时他受宠,都给他惯坏了,今天就教他个乖!“妈妈瞪了一眼打猭手,“还不快动手!“ 

“呜呜,放过我这一回吧!“刘睿明的哭求没有半点用处,打猭手将刘睿明的双手反拧在后腰,扬起戒尺再次重重打下,“啊!!呜呜。。“ 

打猭手没收力,刘睿明的屁猭股很快肿起,伤上加伤自然痛得厉害,刘睿明也跪不住了,白藕似的双猭腿开会踢蹬,然而看到这“大胆”的举动,金主更是觉得他抗罚,坐在上面“哼“了一声,下面打猭手就拿了姜塞住刘睿明后猭穴。 

有了姜的加持,疼痛更加敏感,刘睿明不敢再乱动,绞着双猭腿跪在地上不让自己过分挣扎。打猭手技艺精湛,戒尺打得一板一眼,没几分钟挨揍的软猭肉就肿得红艳艳泛光,白猭皙的半大少年肿着屁猭股哭着求饶,场景甚是香猭艳。录制结束,摄影师都连连叫好。 

几人挨打的视频做好传到暗网上,很快就有了回音,首先被出货的是冯安。冯安身子干巴巴的不及刘睿明和3号4号有肉猭身条好,自然价格也就低些,冯安的买主是个退伍的雇佣军,看着就令人胆颤。 

冯安被拉走是极其不愿的,但带上颈环往车上去的时候就被麻晕了,等冯安迷迷瞪瞪醒来,自己已经进了新家。 

雇佣军长得凶恶,脸上还有战场上留下的疤痕,看着更加可怖,冯安看见买主走近吓得跌跌撞撞逃窜,迈出两步,就被雇佣军抓猭住手腕,一个反拧,冯安就再次趴在床上。冯安企图爬起来,刚撑起身子就被一皮带狠狠抽倒在床上。 

“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的主人,你要叫我赫尔曼先生!” “啪啪啪!!”赫尔曼先生口中说话,手上也没停。“没听见吗?你个聋子!“见冯安没回答,赫尔曼照着冯安后背屁猭股连抽了5下,打得冯安趴在床上连声道歉。 

“回答我!!“ “啪!“赫尔曼说着又甩下一皮带。“啊,听见了!“赫尔曼军人出身,下手极重,引得冯安连声求饶。 

“站起来!动作快点!!“赫尔曼先生大吼着下令,冯安刚开始还磨蹭,看见赫尔曼先生扬手,赶紧加快了动作。赫尔曼腿分开站直,双手背在身后开始训话。“我对你的要求是令行禁止,回话也要利索,没让你说话就闭嘴,若是你敢违令或偷逃,你就等着挨打吧!” 

“听见没有!“见冯安懵懵的没有反应,皱着眉头冲着冯安怒吼。 

“听……听见了……“冯安反应了一下才又补充了一句“是的,先生。“ 

“大点声!!“赫尔曼对这个奴猭隶不太满意,唯唯诺诺的令人有些厌烦,但赫尔曼没钱买更好的,只能自己出力好好调猭教。 

“是的,先生!!“冯安吃了亏,极尽讨好,但赫尔曼对这个站没站相的软骨头样还是不满意。 

“转过身子,把屁猭股露出来!“赫尔曼先生甩了甩皮带。 

“什么?“也是语言还不太熟悉,冯安不太能理解赫尔曼什么意思。但隐约听懂了“屁猭股“这个词,害怕自己又要挨打,忍不住用手捂住屁猭股。 

这举动落在赫尔曼先生眼里就是实打实的反抗了,赫尔曼一把将冯安推到墙边让他扶墙站好,然后拉下他的裤子露出带伤痕的肉猭丘。“你刚刚违抗我的命令,我要罚你50下皮带,双手扶墙站好了不许动,否则就重新打过!跟着我数数,学着点,以后就是你自己数了!听见了吗!“ 

“听见了,先生!“冯安赶紧答话。 

赫尔曼对冯安的反应还算满意,甩着皮带抽上臀猭肉,“1!” 

“啊!”其实冯安根本没懂赫尔曼的意思,哪里知道报数,就觉得自己要乖乖站好才能少挨几下。 

赫尔曼一看就知道他没太懂,拿来手机翻译给冯安看,“这回明白了?!” 

“是的……先生,我错了……”冯安见自己会错了意,赶紧认错,但赫尔曼哪能消气?赫尔曼生带着怒气宣布要狠狠打100下,惩罚冯安说谎,还要求冯安跟着数数。 

“听懂了吗?!“ “是的,先生!“这回冯安是真的明白了。当皮带抽在屁猭股上,冯安忍着疼,老老实实跟着赫尔曼先生数数。 

赫尔曼当初在军队没少教训新兵,自觉手上已经放了水降了速,但才打过20来下,冯安的报数就跟不上节奏,赫尔曼觉得自己没有再放水的道理,新兵就是要狠狠收拾才能听话,于是加了力,在“23“这个数上多重复了几遍,冯安只觉屁猭股被一下下抽瘪,当赫尔曼先生重复第四遍“23“时,冯安才反应过来,明白自己多挨了几下,冯安赶紧努力跟上报数。 

数目增多,冯安的双丘逐渐转为深红,冯安也不太能控制的住自己,叫嚷着扭身躲避。赫尔曼先生手疾眼快,抓猭住冯安手腕一拧一贯,冯安脸就紧紧与墙贴在一起。 

“加罚十下!“赫尔曼按着冯安加力狠狠抽在肿猭胀的肉猭丘上,“啊!!!啊!!!“这十下打得比那近百下打得重太多,冯安玩了命挣扎蠕动,但直到十下打完,赫尔曼放手,冯安才重新获得身体掌控权,软着双猭腿靠墙半蹲,用双手交叠紧紧护住屁猭股。 

赫尔曼先生知道冯安疼狠了,看着他哭了半分钟,然后不耐烦地命令冯安站起来扶墙继续受罚。 

这半分钟里,冯安觉得屁猭股越来越疼,随着心跳呼吸,臀猭肉越发肿痛,冯安大气不敢喘,怎么还愿意再挨打?冯安怯怯地看了一眼赫尔曼先生。 

“还有29下皮带,再不站好我们就从0打过。“赫尔曼有点享受冯安害怕又不得不服从的样子,说气话来都慢条斯理的。 

几次交锋下来,冯安早已明白自己和赫尔曼先生实力上的差距,权衡了一下,冯安只能咬牙转身,重新扶墙站好,甚至还讨好的塌腰翘了翘烂红的臀猭肉。 

“对不起,先生,我会乖的。“冯安小心讨好。 

明显这样的讨好赫尔曼先生很受用,平时手底下的兵痞子哪有这样的小心思。但是雇佣军的出身让赫尔曼知道朝令夕改要不得,后面的皮带还要打。 

于是赫尔曼放慢了速度让冯安不再因为报数慢而加罚,而冯安也很识趣,努力翘高屁猭股讨赫尔曼先生开心,知道逃罚会被狠打,冯安也不再自讨没趣,疼狠了也只是跺跺脚。后面的惩罚总算是顺利打完了。 

赫尔曼看冯安疼狠了还不忘讨好,觉得立威也差不多了,就揪着虚捂着屁猭股动弹不得的冯安去了冯安专用的阁楼小屋。甚至半路还好心拿了半管活血化瘀的伤药给了冯安,心想,这个东方的努力还是有点风情的。

黑暗时刻04

我都忘了以前写了啥,复习了两天(๑Ő௰Ő๑)

/*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*/

在轮船靠岸前,四人被放进铁笼装入集装箱,很明显,这是要非法入境了。集装箱虽有通风口,但依然有憋闷,很快,四人就感觉集装箱被吊起,然后从轮船转运到陆地上,又过了很久,这个集装箱又被装车运走。 

此时的四个男孩也算是能说多种语言的人才了,在路上刘睿明、冯安也了解了那两个欧洲男孩是从西班牙出来旅游的,两个人勤工俭学凑了旅费,却没想到半路被人拐走卖掉。几人在高强度学习下都很疲累,聊着聊着就依偎在一起,哭着睡着了,等再次醒来他们已经到新的中转站。几个凶神恶煞的欧洲面孔手举电硼棍嚷嚷着叫他们下了车。

刘睿明下车后向四周望了望,发现此处荒凉的很,又有人把守根本不可能逃走,他走慢了两步,后背就挨了皮硼带,“跟上!!”刘睿明赶紧回神跟着队伍走进别墅。 

四人刚进去就听见哭嚷的声音,吓得刘睿明冯安紧紧硼抓硼住彼此,随着一声怒喝和关门的声音,哭求声再不可闻。几人吓得攒在一起瑟瑟发硼抖,但很快就轮到他们,其中一个打硼手拿出四件白袍让他们换上,然后拽起3号就走了出去,很快轮到4号,然后是冯安。冯安被带出去才发现别墅中有很多个房间,他被带进其中一个装修像是学校医务室的房间,房间的一半是医务室,另一半则被摄像机填满。冯安进去的时候正看见3号抹着眼泪出来,冯安来不及多想就被强硼迫着当着摄影师打硼手换上日式校服。 

在这里,他要饰演一个在外留学被校园霸凌的日本男孩,对于冯安而言,他根本没有剧本,只要用英语日语夹杂着求饶就行。凶硼恶的摄影师抽硼了冯安两耳光,威胁说如果敢说出其他语言就打烂他的屁硼股,然后又给了冯安两耳光,直到看着他跪在地上求饶才回到机位上。 

“Action!“在冯安跪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几个金发青年冲上来,不顾他“no, no, no”拒绝,把他架起按趴在医务室床硼上。一个青年取过医务室的惩戒木板戳着冯安脑袋,“亚洲来的小子,钱呢?“ 

冯安哆哆嗦嗦摸了摸衣服的口袋,“我没有钱……“ 

金发青年听了狠狠一木板拍在冯安屁硼股上“嗷……痛い!“想着导演的威胁冯安赶紧用日语呼痛,但是打硼手并不打算放过他,摄像机也跟进,其中一个机位都快呼到冯安脸上了。 

冯安可没有心情看镜头反光中的自己,因为下一木板在他吸气的时候重重砸在屁硼股上,“啊!!!“板子接二连三打下来,直到打满十下才停手。冯安用硼力蛄甬着,屁硼股随着充硼血而涨成大红色,臀硼部肌肉收紧再放松仿佛这样能有些许缓解。 

“钱在哪呢?”青年拽着冯安的头发继续逼问,“呜……没,没有…啊!!!”十下板子再一次兜着风拍在屁硼股上,疼得冯安大叫。“钱在哪里?”逼问还在继续。 

“在我的储物柜里!”冯安为了不挨打信口胡说,没想到听了冯安的回答,打硼手居然停了手。“你最好说的是实话,你要是敢骗我,我就打烂这里!”说着又在冯安屁硼股上狠打了一下,然后就带着跟班出去了,留下冯安趴在床硼上小心翼翼揉硼着伤处。 

冯安心里清楚这些人不会就此罢手,心中委屈又害怕,只是没想到打硼手回来的那么快,也就不到半分钟,冯安还流着泪,入戏的打硼手就怒气冲冲进了屋,劈面打了冯安两个耳光,“可恶的亚洲骗子,今天老硼子就打100下,让你再不能穿裤子!!”毒硼辣的板子再一次抽向冯安肿起的屁硼股上,疼得冯安的哭喊声都变了调。 

“疼……放开我……”冯安拼命挣扎,为了求饶不顾警告什么各种语言能想到的他都说了,但是身后的打硼手下手依然很辣,不过打硼手也没有加罚。随着数目增多,冯安哭得喘不上气,身硼体随着板子拍击臀硼肉控硼制不住的哆嗦。100下打满,打硼手才放过浑身脱力,屁硼股大面积青紫的冯安,临走还在他身上啐了一口,“下次不会这么算了!” 

好在冯安今天只拍一场,拍完影片,不能好好走路的冯安就被打硼手提溜着扔到放满床的卧室,和3号4号还有其他“货物”关在了一起。

/*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*/ 

我脑补了一下真硼实场景,其实x奴+毒硼品+处死可能性更高,现实世界太残硼忍了,工程师不太忍心安排,大家爽爽就行,别当真。

嘿嘿嘿嘿嘿嘿,我也是个有评价的人啦<( ̄


︶ ̄)/ 

黑暗时刻03

休息室是个勉强放下两张床的双人间,两人坐在床詔上没多久,新看詔守就带着手下来立下马威。领头的男人是个东南亚的青年人,一身精壮腱子肉,眼神凶狠极了,他像是看货物一般好好打量了两人一番,尤其是刘睿明,嘴里说了句两人听不懂的泰语。 

手下喽啰听到立刻上前给两人脚踝栓上锁链,给冯安上锁的那人随手抓詔住冯安的脚踝瞬间将踝骨归位。“啊!“啪!!“冯安刚惨叫出声就被男人一巴掌打詔倒。刘睿明冲过去想护住冯安,半路被看詔守拦下,精壮的男人随意一推,刘睿明就摔倒在床詔上。好在手下第二巴掌还没打出去,领头的人就开口说了段什么制止了手下的暴詔行。 

暴詔行并没有停止,领头的男人接过手下递来的皮詔带点了点缩成一团的两人,“Remove your pants and bend over,both of you. Move!!!“ 此时的两人早已不敢有反詔抗的念头,愣了一下,也不敢拖沓,脱詔下裤子,露詔出带红痕的屁詔股,乖乖在床詔上趴好,在恶詔人手下过了两个礼拜,刘睿明哪里的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“Please…”


/*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*/


全文见社区